收藏文化的电影轨迹 ——济南收藏家崔兆森的收藏故事

首页

2018-11-09

摘要: 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,电影是中国普通大众日常生活里非常有限的娱乐之一。

两张电影票,是年青人谈恋爱时为数不多的必选项目。

介绍电影相关消息和报道的杂志,自然也是人们的心头所爱。

那些大幅时髦前卫的明星照片,引领着一时的潮流之先。 其中,最著名、影响力最大的应该是《大众电影》。

  从1950年创刊开始,新中国的第一本全国畅销的电影杂志《大众电影》就和国人一起经历了种种的政治起伏与风浪,合并、半月刊改月刊、停刊、复刊、月刊改半月刊,从上海到北京,再从北京到上海,又从上海回到北京。   60多年过去了,《大众电影》的发行量也从1981年的单期960万(当时世界上杂志单期发行量最高纪录,2006年4月《读者缘起著名收藏家马未都,曾有这样的表述:"买了还想买的是收藏家,买了就想卖的是投资者,收藏家与投资者实际上也就这点差距。 ”收藏物品,有人看重的是眼前的保值、以后的升值,而崔兆森先生收藏《大众电影》,却就是为了真心的兴趣和喜好,"只买不卖,有进无出”。 这似乎有点儿不可思议,不过对崔先生来说,却认为很值得。

没有别的,近二十年的坚持,为的就是想留下那些珍贵的岁月记录和中国电影的文化历史。

1994年10月是崔先生收藏的起点。

当时,女儿去了北京读大学。 新搬的三居室里,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一间平方米的书房。

一天下班路过旧书摊,几本早期的老《大众电影》吸引了他的视线。 想起家里还有多年保留下来的二十几本《大众电影》,就把这几本都买了。

坐在敞亮的书房里,沉静下心情,一页、一页重新翻阅这些老杂志,小时候看电影,在部队当宣传干事时下连队放电影,与中国电影的种种往事,沉睡在脑海深处的许多学生时代、军旅生活的记忆,随着一部部老电影的照片和文章,都被唤醒了。 仿佛跟随着这些杂志,又做了一次时光穿梭的旅行。 这给崔先生带来了很多美好和愉快的阅读时光。 转过年来,1995年第2期,恰好是《大众电影》的第500期。

这期杂志发表了很多庆贺的文章。

其中,第一篇是生活在香港的,著名美籍影评人方保罗所写的《我与》。

文章一开头写到:"能收集一套完整的《大众电影》是我的骄傲,因为在全香港可能只有我一个人有这么一套。

作为一个热爱中国电影的外国影评人,有四十多年的《大众电影》,一期不漏,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资料。 ”文中说,十年之前的1985年,方保罗在北京灯市口的中国书店花元人民币,买下了1950年—1966年的25个合订本。

之后,又收集到了1979年复刊后的所有《大众电影》。 结尾处,方保罗说,"我就可以自认为我是全香港《大众电影》最忠实的读者了。 看看《大众电影》这45年来的变化,也就是在看中国电影这半个世纪坎坷不平的道路。

有这么一套宝贵的资料真是我的财富。 ”。